两性网

少妇的丈夫成就了我与她的激情缠绵

2017-08-22 11:12 点击:
我今年已经28岁了,在一所郊区高中任教,因为职业关系我还未婚,父母为我的婚事发愁,半年前在市内买了一套80 平米的房子为我一个人住(不想做房奴就养个闺女!),我只是周末才回去一次。
  巧的是我楼下大套住着一对夫妻,女的是我高中同学孟湘,当年的班花,八九年不见,已是人妻的她体态妖娆,成熟妩媚,第一次在小区见到她,惊艳得我说不出话来。
  特别是我从她身边走过时,偶得的一抹幽香,如同一屡丝绦系与我的心房,令我魂牵梦绕。

 
  交谈中,我了解到她的老公是她的大学同学,作医药推销员,经常两三个星期不在家,三年前结的婚,买了房还买了车,都打在她的名下,我说她老公可真爱她,她总是笑笑。
我也见过两次他的老公,只是打声招呼而已。我对他没什么好感,经常想:药价那么高都是你们和无良医生闹得,挣了那么多还整天在外跑,漂亮老婆也不守着,有问题啊……
  再想想,有钱真TM好!这可能是中国人固有的仇富心理吧。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孟湘的老公果然有了问题。
  四月三十号下午,因为五一放假我回到了小区,在楼下遇见了孟湘,她正在从车上搬东西。我打趣道:“单位好了就是不一样啊,要不要帮忙?”
 
“好啊,我正犯愁呢,你回来的正好。这箱水果帮忙抬上吧。”她捋捋眉梢旁的头发,笑道。
  “怎么不见你老公,不在家吗?好一阵子没见了。”
  她犹豫了一下:“他……他忙,不回来了。”
  我听着不对劲,知趣的换了其它的话题。她在三楼住,不算高,可是东西不少,又跑了两趟才办完,我已经出汗了。
作为回报她请我屋里坐,虽然是邻居和同学我还没进过她家,欣然同意了。进了门,她换下外套,弯腰脱去皮鞋换拖鞋,我从她针织衣领口看到了她细白的乳沟和粉色胸罩,真是一幅旖旎美景。
  特别是她紧绷的短裙勾勒出的滚圆臀部,让我的下半身血压突然增高。
  她直起身时我还没回过神来,不知是刚才弯腰的原因,还是她看到我的眼睛不转圈的缘故——我想是后者多些,她微红着脸瞅了我一眼:“随便坐吧,我给你洗个苹果。”
  “喔。”我尴尬的回答,坐到客厅的长沙发上,不由自主的看着她背面优美的线条。
 她拿着水果盘过来,坐在我侧旁的沙发上,我才注意到她黑色丝袜包裹的秀美小腿和双足,丝袜是细细的渔网一样的,她的膝盖小,衬得小腿肚又高又圆,腿脖处又细了下来,她的脚不大,估计有我的手长,好想捏一下。
  她一边削苹果一边和我唠家常,问我为什么还不结婚,有女朋友吗,我也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,调侃是她没给我这个书呆子机会,我发现她总是有意不提他老公。
  为了再次出现尴尬局面,我说想看看她的房间装修,在主卧室我发现床头墙上有一个钉子但是没挂相片,只留下了相框的痕迹,房间好像长时间没人住的感觉
。另一个卧房好像是孟湘的闺房,房间的墙壁上有一张她的全身照,我驻足细细的观看,指着照片:“这间房子因为有了她是装修最好的了。真漂亮,怎么没见过你穿过这身衣服?”
  “两年前照的,人和衣服都旧了。”她黯然道。
  我看着她:“罗丹说过‘每一个女人最美的时间只有两个月’,可我看来你的美不是两个月,而是两年,十年,而且还会继续美丽下去。”
  她咯咯的笑着:“你很会哄女孩开心,说说骗过多少女孩子了?”
  “我说的都是事实,我很木的,在爱情上不会表达,不然早就不是单身了,我只说心里话,也没必要掩饰。”我认真的说。
她看着我,我的脸渐渐的红了,我在问自己,刚才的话不像是平常的我说的。她似乎在确定什么:“你十年前就暗恋我?”
  “我……是,啊不是,那个……”我额头冒汗,又回到了笨嘴拙舌的自己。
  “呵呵……”她花枝招展的笑道:“我相信你说的,你很木,不过会哄女孩子。吃苹果吧,人总会变得不是吗?回客厅吧。”她渐渐敛起面部的笑容,静静的说。
  我听出她话里有话,但又不便多问:“我先洗洗手。”洗手间我没有发现一件男士用品。
  从洗手间出来,她看看我的手,说:“怎么不擦手?”
“哦,只有一条毛巾,是你专用的,我凉一凉就好。”
  “没关系,用吧,最好把你的脸也洗洗。”
  洗手间里,我趁机深深地嗅着毛巾上孟湘特有的体香,这种味道使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变得敏锐,我已经能听到自己重重的心跳,这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是原始的欲望吗?
  再次回到沙发上,看着孟湘递给我的苹果:“再削一个吧,我一个客人自己吃,不太好,也让我为你服务一次。”说着话,我从她手中接过水果刀,放在桌上。
       
反身抱住她,她没有挣扎,我们四目相对有种心灵的触动在指引着我们。。。。
    汗水也使得躯体更加滑溜,身体的感官更加的敏锐,即使用手滑过乳房和两肋,也能使她发出销魂的呻吟。
  当我在一阵急速的耸动中把精华射入孟湘体内,已经几度高潮的她只有阵阵娇喘。我侧躺在她身边一手轻抚她湿漉漉的秀发和后背,一手轻捻她的乳头,调整着呼吸。
  她突然再次抽泣起来:“抱紧我。”
  紧紧的把她揽入怀中,看着她我心中的爱意陡然剧增,一句“我爱你!”还没说出,孟湘眨着眼睛看着我说:“你几天没洗澡了?”
  “两天。”我如实回答,不知所以。
“脏死了,下次要洗澡。不过你这种味道我喜欢。”她的小舌在我胸膛添了一下,狡黠的一笑。
  我心中一荡,搂得更紧了,注视着她嘴角挂笑沉沉睡去。
  我又何尝不是呢!

(原标题:少妇的丈夫成就了我与她的激情缠绵)

(责任编辑:3lxw)

(分享联系站长即可享受专属特权)